美元换人民币  当前汇率7.00

​英德为何对华为5G态度截然相反?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0-07-26
7月14日,华为成了英国舰队街热议的焦点。
这一天,英国政府决定从2020年12月31日起,停止购买新的5G华为设备,到2027年底前,拆除英国5G网络中目前使用的所有华为设备,这一决定看似有些出乎意料,但如果细细追寻近两个月威斯敏斯特政治光谱的微妙变化,倒也不让人那么难以理解。
但是,英国BBC商业科技板块资深评论员Tim Bowler依然还是表达了对英国政府对华为态度戏剧性转变的不解:“如果是迫于美国的压力,那为何不等到年底美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后呢?相对来说,德国的决定显得更加周全一些。”
上个月,德国各大媒体纷纷撰文分析,美国的外部施压不会改变德国对华为的态度。

的确,德国人在自身5G网络布局中的谨慎甚至“傲慢”足以让英国人自惭形秽。两年多以来,默克尔的执政团队在对华为的态度上基本上是一以贯之的,始终表态在保证网络信息安全的前提下,不会绝对排除华为可参与德国5G 建设的可能。
去年夏天,德国经济部部长阿尔特迈尔“假节钺”短时间内连续两次访华,并且曾和华为总裁任正非有过时间不短的一对一交谈,被德媒广泛解读为德国政府对华为的某种“许诺”。
有关亚欧美光怪陆离的地缘政治对德国未来5G发展规划的预测和展望,不少媒体和专家已经着墨甚多,5G问题被高度政治化也早已成为业内共识,笔者无意再添蛇足之论,仅从德国通讯设备供应商和运营商内部需求动力以及社会政治架构方面稍稍阐述为何未来德国的5G建设只可能和华为越绑越紧,而不是相反。
德国——“驽马”中的“快马”
作为一个工业占经济总比重超过20%的国家,德国在过去十多年来逐渐巩固了自己欧盟经济领头羊的地位,而且在2G和3G时代在整个欧陆的移动通信发展领域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然而在4G时代到来之后,受到一系列诸如监管政策的价值取向和网络投资发展周期等宏观和微观的影响,以英法德三巨头为代表的欧盟在全球移动通信市场上的存在感明显大幅降低,一个突出的表征就是没有孵化出在全球有影响力的移动互联网企业。
以德国为例,三大通信运营商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沃达丰(Vodafone)和西班牙电信(Telefonica Deutschland)对新技术的投入和创新能力已经明显落后于东亚和北美,导致在今天德国首都柏林的地铁内仍无法稳定覆盖4G网络,大量一线城市的移动通信盲区让德国在面临5G浪潮时,有一种第三世界国家弯道超车的滑稽感。毕竟,该国目前移动宽带的普及率仅排到全球第58位。
但相对来说,德国依然是欧洲版块总体5G建设中的一匹快马。首先德国联邦信息安全办公室(BSI)和德国联邦网络监管机构(BNetzA)在5G许可证谈判、互联网信息安全审查等一系列问题上逐渐摸索出了一整套相对成熟的法律法规框架,比如华为Mate X成为第一款获得欧盟官方认可证书的5G手机,就是第三方检测检验认证机构在欧盟和德国本土的移动通讯法规下的“凿空之举”,它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避免政府换届或者因意识形态问题对5G建设政策连贯性造成的大幅波动;另外,德国是欧洲首个成功拍卖5G频谱的大国,而逐渐脱欧的英国和犹豫不决的法国却因为疫情等原因至今尚未把5G频谱拍卖提上日程,高下立见。
“乘风破浪的汉斯”——已经完成5G频谱拍卖的德国
在笔者看来,能否有效完成5G频谱分配或者拍卖,是衡量某国5G建设是否能真正落到实处的里程碑事件之一。我们可以把各国政府和通信运营商之间的5G频谱博弈看做一种“利维坦”式的社会契约,前者向后者发放营业牌照,提供门槛保护,制定行业标准,并且划分好各个“堂口”,几大运营商通过交保护费的形式站好风口,招兵买马,开门营业。
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经过了近三个月的酝酿和策划,德国的5G频谱拍卖告一段落,通过拍卖筹集了65.5亿欧元,超出了业界预估的50亿欧元一大截。其实从美因茨军营拍卖会的小锤落下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华为已经正式驶入了德国5G建设的快车道。主要因为以下几个原因:
一、5G频谱拍卖意味着华为正式通过了德国的“潜在安全风险”审查。让德国社会各界对华为是否留有技术后门,和中国政府合作“窃密”等疑虑仅能停留在浅薄的舆论层面上。拍卖结束之后,各大通信运营商必须要履行德国政府设置的监管和运营义务,这一切都建立在对各家背后移动通讯基础设施首肯的基础上,否则频谱拍卖就失去了甲方乙方缔约的意义,无论德国电信还是沃达丰都和华为有着广泛的合作,没有华为的话,他们连5G天线的铺架都很困难,比如德国电信准备用2.1GHz频段上的带宽,为50%的德国人口提供5G覆盖,若是没有移动设备供应商华为的硬件支持,一切计划都无从展开。


二、高昂的5G频谱竞价成本让各大运营商苦不堪言,从而留给了华为很大的操作空间。德国5G频谱拍卖的性价比如何?一个“他者”看得很清楚。去年7月份,爱立信首席执行官鲍毅康(BorjeEkholm)怒斥欧洲各国政府见财起意,几乎以杀鸡取卵的方式收割各大电信运营商,道出了德国电信和沃达丰的心声。德国电信出价21.7亿欧元,获得了13段频谱,但是他们的业务主管对着《南德意志报》、《世界报》等大吐苦水,认为这个价格比起瑞士和奥地利来说实在是太高了,在某些频段上甚至高出了45%左右。资本的趋利本性让他们在成本控制上只能“节流”,那么华为绝对是最合适的选择。因为华为不但有近2800项 5G 相关专利,且设备价格比竞争对手低20%—30%,而且在德国的3G和4G建设上,华为早已熟门熟路,所以继续加强和华为的合作几乎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德国政府拥有德国电信31%的股份,他们的路径可以部分代表德国政坛的风向
三、英国宣布剥离华为5G建设之后,让我们再次认清了华为在频谱分配中的优势地位。频谱资源匮乏、基站设备少本来就是老欧洲4G建设的老大难,在英国宣布5G建设和华为剥离之后,让该国的几大运营商更是叫苦不迭,因为华为设备在处理碎片化频谱方面在全球首屈一指,这个能力是扬言能取代华为的诺基亚或者爱立信所不具备的,总体看下来,沃达丰央求英国政府“分配”而非“拍卖”5G频谱,卑微的姿态背后实在是有难言的成本苦衷。目前看来,和华为分道扬镳,造成的成本计算远远不是几十个亿英镑的问题,因为英国监管部门认为的运营商拍卖后可以相互进行频谱交易几乎是不可能的,频谱碎片化会增加终端设备成本,也阻碍了诺基亚或者爱立信进一步踏足英伦三岛的空间。
相比之下,德国各大电信运营商已经划分好了地盘,而且至少有了未来三四年的5G建设目标,比如德国电信的总经理已经表态,认为到年底之前,德国一半的人口将能够使用5G,在和华为的合作上,德国电信和沃达丰已经形成了争相“邀宠”的局面。

华为的德国版“农村包围城市”

德国的大部分人口生活在乡村和郊区,由于历史上的原因,统一三十多年以来,东西德经济上的整合依然还处在进行时。德国的几大电信运营商迫于政治上的压力,依然对华为做了某种程度的保留,倾向于把华为排斥在核心组网功能之外。但华为在欧洲的整体布局和在德国的内部布局都有一种“农村包围城市”的味道。

德国各州的乡村人口比例,以及4G信号覆盖率
华为在欧洲共有24个分支机构,其中14个位于中东欧和北欧国家,华沙可谓是华为在欧盟的第二“首都”,以此作为基地,东进到德国的勃兰登堡等地,在很多5G基站盲区开疆辟土——这是华为在德国的一个后手,因为德国电信利用动态频谱共享(DSS)技术在2.1GHz频段部署5G,在柏林、慕尼黑、汉堡等大城市的CBD商务区走的是较为纯粹的上层路线,但对于乡村地带(laendlich)照顾较少,所以东德和乡村地带恰恰是华为稍冷灶下嫌棋之布局的巧妙之处。只有深入了解到这一点,才能深刻理解为何看看德国的4G就知道其5G建设必然无法离开华为的原因。
余论 德国的后手
除了上述各种原因外,德国人也深谙“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资源分配博弈理论,所以监管部门和德国联邦政府还专门留了一个后手,专为工业应用预留了独特的5G频段(主要是3.7-3.8GHz),这个频段是不占德国之前拍卖出的商用频段的,根据目前德国各大媒体披露出来的消息,德国有关工业应用的5G频段主要合作对象是瑞典的老牌电信设备生产商爱立信。
无论如何,华为在德国将继续面对新一轮的运营商和设备供应商之间的近身搏杀。2019年完成5G频谱拍卖的德国可以算的上是他们的5G元年。一切过往,皆为序章,但如果序章的书写者无法摒弃对华为的旧有“心魔”,那么一切序章也无非尽是过往。